对于狂犬病,现在的通用治疗是注射疫苗:未被狂犬咬伤时注射或是被狂犬咬后24小时内注射。但是对于已经发病的人却无能为力了。狂犬病发作已后早期的证状和伤寒的病很相似:低热,头痛,全身发懒,恶心,烦躁,恐惧不安。伤口有麻木,痛痒的感觉,手脚四肢象有蚂蚁在爬。这和表中风寒,有湿气以及肝脏郁结极其类似。可以用解表袪风的药,如连翘,防风,荆芥,蝉蜕,蛇皮,蜂巢,葛根。对于肝脏郁结,可用小柴胡汤。若热甚,可加石膏。到了后期,病人高度兴奋,但是又恐风,水,光等。严重的有喉部肌肉痉挛,全身抽搐疼痛,呼吸困难,有的人甚至精神失常,说胡话。这样常常是胃有水,热,以及热入血。应当用白虎汤(石膏,粳米,知母,甘草)解阳明热,用三黄泻心汤(大黄,黄连,黃芩)泻肠里的热,用化瘀之药(桃仁,丹皮,?虫,水蛭)化瘀血,那么病人或可一救。

前人的治疗,这里先从《石家百年医案》中石恩骏先生的一个医案说开去。他当时工作的贵州山里有四人被同一只狂犬同时咬伤。三个伤势严重的被他简单处理后,又服了中药:大黄,桃仁,丹皮,姜黄,蝉衣,僵蚕,甘草。这几个人后来下黑色大便后,一直未发狂犬病。二年后得知当时伤势较轻未治疗的一个人已发狂去世。这个非常偶然的医案中揭示了狂犬病治疗的思路:化瘀,去热,解表风。当时文章中石老师又介绍了贵州另外几个名医治狂犬病的方法。张致安医生的方子是:金银花,黄连,连翘,黄芩,土鳖虫,桃仁,乳香,没药,五灵脂,蒲黄,芒硝,滑石,大黄,紫竹根。这个方子虽然药多,但机理和石恩骏的小方类似:清热解表,解毒,活血化淤,去大肠的热。另外杨德昭的方法是去热,解风:生大黄,蜈蚣,甘草。邹圣希用常山取呕吐痰水来治。

在张锡纯的《医学衷中参西录》里,有一节专门讨论狂犬病的治法,用的是张仲景的下瘀血汤:大黄,桃仁,地鳖虫。关于此种治法,在《金匮名医验案精选》中有用下瘀血汤治疗狂犬病的成功的案例。张氏论述中,也提及大黄和蜈蚣并用治愈狂犬病已发作的情况。这和上面杨德昭的方法不谋而合。

唐明藻的文章中说用逐瘛汤治狂犬病,三十年来效果一直甚好:麻黄,荆芥,防风,连翘,薄荷,僵蚕,全虫,蝉退,白芷,银花,夏枯草,密蒙花,棕树根,乌药,细辛,红娘,甘草。加白酒煮。方子虽然烦琐,依旧是解风,去热,解毒,化瘀血。这是年《四川中医》上的文章。

狂犬病的瘀血一般晚期才会出现,早期以解风,袪热,消毒为主。晚期吃了下瘀血汤之后,常常能看到大便有瘀血。

前段时间读一篇文章,也介绍了一个治狂犬病的方子:荆芥,防风,羌活,独活,枳壳,川芎,桔梗,茯苓,前胡,柴胡,甘草,紫竹根。这个的方法也是解表,清热解毒,外加疏肝理气。

这里继续把话题延伸一下:破伤风的治疗方法和狂犬病极其类似。早期的用解表为主,是用疏风散,中有解表,祛痰,活血化淤的药:荆芥,白芷,天麻,全蝎,僵蚕,羌活,南星,芒硝,槟榔,升麻,川芎,乳,没,灵仙,桂枝,甘草。等到病入阳明,可用追风丹:天竺黄,三七,琥珀,牛黄,麝香,乳,没。这是化瘀,消毒,去热的做法。如病失治,后期会四肢僵硬,凉,寒战,这时已是阴病:太阴或少阴之病,需要回阳。可用六味回阳饮:参,地,归,附,肉桂,甘草。经方象四逆汤,真武汤,附子理中丸也可使用。若病再次失治,臂冷过肘,腿冷过膝,神昏流涎,则在不治之列了。

结束语:中医治疗狂犬病,实际上是治疗人体在产生狂犬病毒抗体过程中出现的并发症。这和治疗病毒性感冒是一个道理。只要人身体没问题,身体自身是可以把病毒抵抗的。治疗法则上,以解表,清热解毒,活血化瘀,去除肠道瘀热为主。当然了,若是别的地方有并发证,也可治疗。这里再强调一下:破伤风的治疗和狂犬病的治疗有很大的相似性。

中医的方法和疗效是以前千千万万人偶然的发现汇集而成,又经后人综合,整理,发扬,把治疗由以前的偶然变成了现在必然的事情。这些发现和真理,即使没有完全解释清楚,也是颠扑不破的。这和西学完全不一样。试问:日常的做饭菜,有几人晓得其中的化学反应和蒸/炒/炸的机理?不管东方还是西方,不也是用了几千年,乐此不疲?

寻道山人

扫一扫下载订阅号助手,用手机发文章赞赏

长按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北京白癜风治疗医院
北京哪里有治疗白癜风医院


转载请注明地址:http://www.abmjc.com/zcmbzl/11291.html